香品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 > 香品文化 >
文人对香文化的贡献
发布时间:2013-03-18 09:28:39

  中国香文化第一次跃进性的发展出现在西汉时期。其中,以汉武帝为代表的上层统治者起了主导作用,王公贵族对香的大力推崇直接带动了对香的使用。但是,香之所以在后世能发展到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高度的艺术品质,则应归功于历代文人。

  文人对香文化的发展所起的推动作用,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:

  其一,香文化尚在萌芽状态时,文人们就广泛介入并给予了多方面的推助。

  在《易经》里找到的关于香的蛛丝马迹:

  在《易经》里由两处谈到香:其一是《周易筮仪》:“置香炉一于格南,香合一于炉南,日炷香致敬。将筮则洒扫拂拭,涤砚一注水,及笔一、墨一、黄漆板一,于炉东。示上,筮着齐洁衣冠北面,盥手焚香致敬。”其二《系辞·上传》:“子曰:君子之道,或出或处,或默或语,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,同心之言,其臭如兰。”

  上古《易经》的时代里,不只是实际焚香以祈求上界神祗指示日常的行事,而且香气这种功能的感受也被提升为人们品格行为的指针,由此可知中国“香道”的源远流长。

  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史志典籍中,有很多记载都反映了文人对香的推崇。如屈原在《离骚》中的精彩咏叹:“扈江离与辟燕兮,纫秋兰以为佩”;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”,“户服艾以盈要兮,谓幽兰其不可佩”,

  “何昔日之芳草兮,今直为此萧艾也”,“椒专佞以慢稻兮,木杀又欲充夫佩帏”。

  另据东汉蔡邕《琴操》所述,相传孔子在从卫国返回鲁国的途中,于幽谷之中见香兰独茂,不禁喟叹:“兰,当为王者香,今乃独茂,与众草为伍!”遂停车抚琴,成《漪兰》之曲。

  虽然在春秋战国时期,南海的木本香料尚未传入北方,所用只是兰蕙椒桂等香草香木,但文人对香的情感态度已得到了清晰的展示。

  其二,在中国文人的心目中,将焚香视为雅事。

  如孟子曾言:“香为性性之所欲,不可得而长寿”。孟子不仅喜香,而且阐述了香的道理,认为人们对香的喜爱是形而上的,是人本性的需求。再如朱熹,对香也甚为嘉许,还写有《香界》一诗:幽兴年来莫与同,滋兰聊欲洗光风;真成佛国香云界,不数淮山桂树丛。花气无边熏欲醉,灵芬一点静还通;何须楚客纫秋佩,坐卧经行向此中。

  古代“学界”对香的这种高度的肯定态度既确定了香的文化品位,保证了它作为“雅文化”与“精英文化”的品质,同时也把香纳入了日常生活的范畴,而没有使它局限在祭祀、宗教之中,这对香文化的普及与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  其三,文人们广泛参与香品、香具的制作和焚香方法的改善。

  许多文人都是制香高手,如王维、李商隐、傅咸、傅元、黄庭坚、朱熹、苏轼等。苏轼即有“子由生日,以檀香观音像新和印香银篆盘香”的记录。仅文人们配制的“梅花香”配方,流传至今的就有四十三种,“龙涎香”则有三十余种。

  文人们不仅烧香,还要烧出情趣来,烧出意境来,烧出学问来。从杨庭秀的《焚香诗》中可见其大观:

  琢瓷作鼎碧于水,削银为叶轻似纸;

  不文不武火力匀,闭阁下帘风不起。

  诗人自炷古龙涎,但今有香不见烟;

  素馨欲开茉莉折,底处龙涎示旃檀。

  平生饱食山林味,不柰此香殊妩媚;

  呼儿急取蒸木犀,却作书生真富贵。

  整个文人阶层都广泛用香,从而带动了全社会的用香风气。

  从魏晋时期流行熏衣开始,文人们把用香视为风习,把爱香当作美名,唐宋以后风潮更胜。虽然其中也不免有很多附庸风雅之辈,但文人的这种积极态度确实影响带动了社会各阶层的人士,上至达官贵族,下至黎民百姓,不仅是民间,官衙府第也处处用香,甚至接传圣旨和科举考试之时也要专设香案。

  香料贸易及制香业随之也更加兴盛,香文化渐渐扩展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